名优馆app官网版下载

() 两人在这互相推脱着,争执不下,最后刘岩看吕舟是真的诚意满满,也不好驳他的面子,想了一会说道:“那这样吧,吕总,我曾经帮李总的姐姐治好了瘫痪,他当时一定要给我一百万的报酬,我也是推脱不掉,后来我就让他给我的公司投资了,成为了股东。如果吕总执意要给报酬的话,不妨也和李总一样,入股我的公司,成为股东,年底还有分红,什么时候想兑现,随时可以套现!”

吕舟一听,沉吟了片刻,说道:“这样也好,不过刘总,我可事先说好,我投资可不是为了赚你的钱,我真的是要感谢你的。”

刘岩笑道:“我当然知道您的意思,投资就已经是帮了我大忙了,我的公司成立时间不久,现在正扩大规模,资金是越多越好,有了您的帮助,会更加有利于发展的。”

“好,按照现在我们公司的市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大概是三千多万,我回头处理一下,然后都投到你的公司!”吕舟坚定地说着。

刘岩瞪大了眼睛:“这么多啊,吕总,太多了。”

“多什么啊,看来刘总之前小瞧我的公司了,哈哈!”吕舟开着玩笑,拍着刘岩的肩膀,“经过这次事件,让我悟出了很多道理,钱再多也没用,买不来亲人的命,买不来公司的稳定发展,我呢,其实也是想交你这个朋友,朋友值千金嘛!”

这个案件到此就算告一段落,坏人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刘岩也准备回古兴县了,吕家在他走之前必然要盛情款待一番,在韶阳市最高级的豪华餐厅订了一个包间,请了刘岩,还有李总。

吕长青的身体恢复的奇快,一天的时间,竟然能坐在轮椅上出门了,这让吕家上上下下都震惊不已。

当吕长青操控着轮椅出现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刘岩都很吃惊,看来吕长青还是年轻,在死气被清除之后,恢复的很快。

“吕先生,你该多休息的,怎么还来这么远的地方呢。”刘岩知道吕长青是特意来感谢他的,急忙走过去搀扶住他。

“刘总,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一定要来,当着大家的面感谢您!”说着,吕长青就挣扎着要从轮椅上下来给刘岩磕头谢恩。

秋季清纯少女之应户外沙漠拍摄写真图片

刘岩双手轻轻用力,架住了他,安慰道:“你比我年长几岁,我以后就叫你吕哥吧,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不要提什么谢恩之类的话,太外道了。”

吕长青见刘岩并不是很在意自己帮的忙,心胸大度,他也只好点头道:“那好,大恩不言谢,以后我……”

还没等他说完,刘岩就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吕哥,你怎么和吕总说一样的话啊,不要这样,来,咱们吃饭吧。”

刘岩把吕长青推到了桌子前,和他一起并排坐下。

席间,大家的主要话题虽然还是感谢,但在刘岩的劝说下,开始聊起了生意,吕舟毕竟是经商多年的成功企业家,说了很多金玉良言,让刘岩受益匪浅,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记在了心里。

吃到一半的时候,刘岩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韶阳武术协会会长齐玉林给他打来的电话。

他向大家说了声抱歉,就拿起手机走出了包厢,按下接听键。

“齐会长,有什么事吗?”刘岩礼貌的问道。

“刘总,你什么时候离开韶阳啊,我们还能见一面吗?”齐玉林的口吻也很客气。

“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呢,这样吧,您也过来聚聚吧,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刘岩发出邀请是有目的的,他想自己离开以后,万一吕家再有什么事,他跑过来也有点麻烦,如果齐玉林能帮忙,那就方便多了,习武之人互相之间就应该如此。

齐玉林一听,犹豫着说道:“这样好吗?你们私人聚会,我去了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其实我和他们也是刚认识没几天,大家都是朋友,而且这人你也应该听说过,是韶阳的吕舟,他的公司主要是鞋类生意。”刘岩给他介绍着。

“噢?原来是他啊?你怎么和他认识的?吕舟可是韶阳市有名的企业家啊!”齐玉林有点惊讶。

“呵呵,机缘巧合吧,齐会长,你来了就知道了,吕总人很不错的。”刘岩再次发起邀请。

“那好,我现在就过去打扰,对了,我还有一个朋友,他也想认识你,我可以带他一起去吗?”

刘岩心念一动,他曾经听丁茂和李慧江说过,齐玉林在韶阳市无人能敌,可他有一个外地的朋友,也很厉害,据说比齐玉林还要厉害,难道他说的是那个朋友?

“当然可以了,齐会长的朋友就是我刘岩的朋友,一起来吧!”刘岩大度的说着。

“那好,我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一会见!”

“一会见!”

刘岩挂断了电话,走回到包厢,吕舟关切的问道:“有什么事吗刘总?”

“一会有两个朋友要过来,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毕竟这是吕家置办的感谢宴,刘岩要请人来得打个招呼。

吕舟笑道:“刘总好厉害,刚来韶阳几天就有好朋友了,当然没问题了,刘总的朋友也是我们的贵客!”

吕母和吕长青也都纷纷点头附和,他们对刘岩现在是言听计从,说什么是什么。

“其实我让这位朋友来,也是想给你们引见一下,以后可能会有帮助的。”刘岩坐了下来,看着吕舟说道。

“喔?是哪位朋友?做什么的?”吕舟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吕总对韶阳市的武术圈子有没有了解,我的这位朋友是韶阳市武术协会的会长,名叫齐玉林!”

“齐玉林?”吕舟睁大了眼睛,“他是你的朋友?”

吕长青也很惊讶,他是年轻人,对武术更感兴趣,所以齐玉林这个名字对他来说是如雷贯耳。

刘岩见这父子二人的神态应该是认识齐玉林,就笑道:“是啊,就是他,如果深究的话,他才是吕哥的救命恩人呢。”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这话从何说起啊?”吕舟和吕长青,包括现场的人都一头雾水。

于是刘岩就把整件事串联起来讲了一遍,在场的人恍然大悟,原来吕长青的病因和“解药”,都是出自齐玉林之手,而他本人却并不知

晓,这倒是一件怪事。

吕舟听完之后微微点头,说道:“看来这武学不仅能打伤人,还能暗中害人,这可太恐怖了,好在这位齐玉林会长不是歹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刘岩很同意吕舟的看法:“没错,如果齐会长这次不帮我的话,吕哥的病也很难治愈,确实是个好人。”

他们正在聊着,从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齐玉林的喊音也传到了这里。

“刘岩老弟,我们来了!”

刘岩站了起来,其他人除了吕长青之外,也都站了起来,他们一起来到包厢门口迎接齐玉林。

齐玉林一行两人,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穿着很时髦,都是名牌,而且还染了黄色头发,和齐玉林的穿衣打扮风格完不同。

“哎呀,你们怎么都出来了,不好意思!”齐玉林很客气,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先朝吕舟鞠了一躬,然后和大家抱拳致意。

刘岩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笑道:“齐会长,我来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吕总,这位阿姨,吕总夫人,这位是李总,我的好朋友,这位是吕长青,吕公子。”

齐玉林和这些人都握手寒暄着,在他身后的那个人却傲然站立,没有主动过来和大家打招呼,刘岩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多问。

寒暄完毕,齐玉林这才退后一步,指着那个人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姜阳,刘岩小兄弟可能听说过魏文山这个名字,姜阳呢,就是魏文山的徒弟。”

听到这,刘岩不仅心中一凛,之前他见过的银河度假村的付经理,就是魏文山的徒弟,没想到这里又出来一个,看来廖风和魏文山都比叶南天更有心机,他们两人都收了不少徒弟,这样以后就会有很多帮手。

刘岩主动伸出手,笑着说道:“姜阳兄你好,我叫刘岩。”

姜阳虽然也伸出了手和刘岩握了握,但眼神中明显透露着挑衅的神色,慢慢说道:“刘岩是吧?年纪也不大啊,听玉林哥说你很厉害,是真的吗?”

这刚一见面就挑起这个话题,实在是来者不善,刘岩淡淡的说道:“齐会长是我的朋友,他喜欢夸人,其实我没什么本事的。”

齐玉林急忙过来打圆场,说道:“刘岩兄弟年少有为,确实很厉害,我的这位朋友性子直,不要在意啊!”

吕舟虽然没接触过武术圈子,可察言观色的能力非常强,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姜阳来者不善,就淡淡的说道:“既然来了,就是朋友了,里面请吧,咱们边吃边聊!”

齐玉林答道:“那就打扰了,我们来的唐突,也没拿什么东西,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好酒,给大家尝尝吧。”

说着,齐玉林从拎着的包里拿出两瓶酒,正是华夏的名酒,典藏汾酒,在韶阳市很有名。

几个人进入包厢,坐了下来,这个包厢本来就是这里最大的包厢,可以坐十三个人的,刚才齐玉林来之前,只有五个人,所以多了两个人也不拥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