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草app二维码

当齐阳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到寒山医馆时,才发现情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糟!

“束心散”对疾疫的压制作用极小,被感染的百姓们即使暂时保下了性命,也因病症痛苦万分。

“你们堂主呢?”齐阳神色凝重地问一个逸兴门人。

“堂主适才收到重要的消息就匆忙地离开了。”逸兴门人刚说完,一转身,就指着门外喊道,“堂主回来了!”

“阿阳,你怎么过来了?你身体还很虚弱,别也感染了疾疫才好。”齐典快步走了过来。

“有重要的消息?”齐阳问。

齐典点了点头,示意齐阳跟他走。

二人走进一间无人的小诊室,齐典带上了门。

齐典说:“阿铭刚刚得到消息,百毒神教有特使即将来京。红门村和京城的这两次瘟疫便是这位特使的杰作。他想给我们逸兴门一个下马威。”

“若真是百毒神教所为,那《天下奇毒大观》里为何没有任何相关记载?莫非是最新研制的毒?”齐阳道。

“有这种可能。”齐典说。

“阿铭可有提到这个特使是何来历?来京城又有何目的?”齐阳问。

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

“这些阿铭都还没打听到。他冒险传出消息,主要是告诉我们可以用‘鱼腥草’煎水让百姓服下以缓解病情。”齐典说。

“这可靠吗?”齐阳问。

“不清楚。阿铭一得到消息便传了过来。情况紧急,他还没有时间去确认。”齐典道。

“你怎么看?”齐阳又问。

“‘鱼腥草’煎出的水没有毒性,咱们不妨一试。你学过医理,应该比我更了解吧?”齐典说。

“嗯。‘鱼腥草’煎水可以清热解毒,能抑制一些疾病发作。若说它能缓解百姓的病症,倒极有可能。”齐阳道。

“那就没问题了,我们尽管试试。”齐典见齐阳蹙眉,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齐阳抬眸道:“这个消息的来源。”

齐典明白齐阳的意思,说道:“你这样担心也很正常,可眼下的情况不允许我们顾虑那么多。”

齐阳点头道:“我明白,你让人试试吧!”

事不宜迟,齐典马上去找徐大夫。

齐阳在齐典离开后,轻抚腹部陷入沉思。

夜深人静,在百毒神教京城分教的登云亭旁,一位戴着黑纱帷帽的男子在听手下汇报情况。

“逸兴门这么快就有行动了?”帷帽男子冷冷地说。

“而那些百姓喝了‘鱼腥草’煎的水病情也得到了缓解。”那手下拱手道。

“看来教内细作的确是逸兴门人了。”帷帽男子冷笑道,“为了救百姓,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很好。”

“特使大人,那眼下该怎么做?”那手下问道。

“缩小范围,本使一定要把这个细作抓出来。去让京城分教管事的五人过来。”帷帽男子说道。

“是。”那手下应完,便离开了。

虽然已经二更,但上头有令,负责百毒神教京城分教的几位高层人员还是尽快赶了过来。

最先到达登云亭的是百毒神教京城分教掌教丁大宇,他个头不高,却短小精干,也难怪他能坐上京城分教的头把交椅。

紧接着过来的是总教派来常驻京城分教协助管理教务的护教天尊。论其职位要比丁大宇这个分教掌教高一些,但在京城分教中,他还是要听从丁大宇的调遣。

第三位到来的是身形和护教天尊一般高大的百毒神教五脏行者之一的脾行者。自从夺取《天下奇毒大观》一事失败后,他便一直留在京城分教,等待教主的下一步指示。

最后气喘吁吁赶过来的是丁大宇的两位副手,副分教掌教戴泉和刘耳。此二人一身的酒气,还有点微醉。

召集大家过来的是此次黑莲神教总教派来的特使的护法。而那个戴着黑纱帷帽的特使早已隐身在暗处。

“辛苦各位大人大半夜还赶过来,区区是要转达特使大人的命令。”特使护法说道。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等待特使护法接着说。

“明日夜里特使大人将会抵京,带着这次瘟疫的解药过来。届时我们凭着这解药与逸兴门谈判,让他们拿《天下奇毒大观》来换解药。”特使护法道。

“可是那《天下奇毒大观》不是已经沉入深潭之中了?”护教天尊不解地说。

“那可不一定。”特使护法说,“即使是原本沉入深潭,谁能保证没有其他的手抄册子?别忘了逸兴门的人个个狡诈多端。”

“护法说的有理!”丁大宇躬身道。

护教天尊挑眉不语。

特使护法继续说:“明日亥时,请五位大人亲自到北城门外的北风岗迎接特使大人进京。不要带手下,也不要将此事外传,以防消息走漏,引逸兴门来盗取解药。”

“我等明白。”五人躬身应道。

“不早了,各位大人回去休息吧!”特使护法说道。

待五人离去后,特使才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特使护法躬身道:“都按您的吩咐交代下去了。”

“好,密切留意他们五人的行踪,一旦离开了京城分教,就派人跟着。”特使道。

灵儿一早醒来,就准备偷偷溜出济家庄去找齐阳。

等灵儿准备好一切,一拉开房门,就愣住了。

钟龚、钟珑坐在院子里发呆。

“灵儿,你这是要去出门吗?”钟珑忙跑到灵儿身旁,问道。

“嘘!你小声点。”灵儿轻声道。

“你还是别出去了。你不是身体不适吗?”钟龚也走了过来。

“我已经好了。”灵儿说。

伤心难过了这许久,灵儿也想明白了。以后自己一定要加倍地对齐阳哥好,关心他的感受,照顾他的身体,在他难受的时候伴他左右。

“我出去一会儿,若济伯伯有问起……”灵儿还没说完就被钟珑打断。

钟珑愁眉苦脸地说:“灵儿,你可千万别再偷偷溜出去了。你不知道哥和我前两日是怎么过来的……”

“钟珑别说了。”钟龚忙拦住钟珑。

“我害你俩受苦了。”灵儿自责地说。

“那点小事就别提了。”钟龚说,“不过,灵儿,你要是想出门还是和师父他说下,不然……”

“不然师父说下次要罚我们跪十天十夜。”钟珑哭丧着脸说。

“所以你俩是在这里看着我的?”灵儿挑眉看着他们。

—–

感谢亲们的阅读~~如果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阅读,给恋儿写书评哦~~卖萌求票票求书评( ̄▽ ̄)~~书友群:16596957